「練攤」的誘惑、「過激」的印度以及傳說中的「合并」|極客一周

摘要

「地攤經濟」點燃互聯網人最后的驕傲;「一鍵刪除中國應用」折射國內大廠的海外困境;被傳「合并」的美團和滴滴;一文說清國內自動駕駛熱區。


科技驅動「地攤經濟 2.0」升級?

各地的保安一定沒想到,突然有一天會有這么多莫名其妙的人,拿著一堆 A4 紙,蹲在馬路牙子上進行擺拍:他們都是互聯網公司的市場和 PR 團隊在干最擅長的事——蹭熱點。

「支持擺攤」被總理提出后,重燃「煙火」之前,先帶來一波社交平臺的狂歡,各種段子遮天蔽日。當然,沒人想到第一個吃下紅利的是五菱宏光,由于旗下 5.7 萬的小面包車被稱為「地攤神器」,五菱 6 月 3 日一天的銷售量超過上月銷量總和。拼多多平臺上,補了 3000 元加油卡的幾百臺五菱被網友一掃而空。

阿里、京東等電商平臺,也順便推出了針對「地攤經濟」的解決方案,例如開放零售通,讓對「地攤」心馳神往的同學更容易進貨。當然,用花唄買貨,7 天賣不出去再退貨顯然是段子手的杰作,真做起來未必容易。

可能也不怪互聯網人這么激動,畢竟不少現在的「大咖」,都曾經有過「練攤」的經歷,例如劉強東在中關村刻光盤、馬云為了補貼創業團隊去義烏批發服裝,當然,還有最有傳奇色彩的豆瓣創始人阿北在地鐵站口「賣碟」。

但正如「水大魚大」的互聯網時代大門逐漸收窄,改革開放「練攤」成為萬元戶的時代也很難再現。畢竟,拼多多、淘寶等電商平臺早已能滿足用戶所有需求?!笖[攤」可能只是 90 后和 00 后青年們的社交行為,線下「面基」帶來的快樂,可能要比經濟回報更重要。

現在,唯一的問題是,已經被共享單車占了的人行道,還有地方給大家擺攤嗎?

中國公司在印度遭遇「小棕黃」

從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,中國公司競爭焦點,也從國內市場升級到海外。不過,不論什么樣的巨頭,一旦進入國外市場,遇到的挑戰都不可同日而語。

作為人口眾多,被看作最有爆發潛力的印度市場,最近就給中國公司上了一課。

繼 TikTok 因為未能及時刪除歧視和虐待女性的內容,有外國程序員在號召抵制的同時,順便推出了一個像素級復制 TikTok 名為 Mitron 的應用,迅速為自己導流了 500 萬用戶。

厲害的還在后面。當抵制中國制造達到高潮,出現了一個叫 Remove China Apps 的應用。顧名思義,這款應用可以一鍵檢測用戶手機中的「中國 App」,并且將其一鍵刪除。一時之間,「刪除中國應用」成為印度社交媒體上的新英雄。

雖然谷歌在隨后就下架了這款引起較大爭議的應用,但是印度本土用戶對中國科技公司的抵制情緒顯然不會那么快消散。

根據 2019 年初 FactorDaily 數據,印度排名前 100 款安卓應用中,有 44 款是由中國公司開發的。不僅中國的 App 在印度扎了根,中國資本也占據了印度獨角獸的「半壁江山」。阿里巴巴投資了金融科技公司 Paytm,外賣公司 Zomato、物流公司 Xpressbees 等,而另一家巨頭騰訊則投資了外賣公司 Swiggy、出行公司 Ola、金融科技公司 NiYO 等。

極客公園在《「卸載中國應用」,小鬧劇還是真危機?》中如此評價中國科技公司的「印度危機」:

在「boycott Chinese Products」(抵制中國產品)聲音的背后,印度更想傳遞的是「Made in India」。5 月 12 日,印度總理莫迪表示在疫情影響下,印度需要靠自力更生,鼓勵「印度制造」。很早之前,印度就鼓勵本土科技公司崛起,希望在印度「復制」阿里巴巴和騰訊的成功。

只不過不同于工業時代,抵制實體會對產業鏈造成影響?;ヂ摼W時代,抵制一款 App 本身意義不大。正如那位用戶所說,形成用戶體驗之后,你真的無法迅速找到一款替代品。對開發者而言,一款應用背后所積累的龐大數據和技術基礎也很難被輕易取代。

美團合并滴滴?

在中國互聯網歷史上,還有比美團和滴滴更有爭議性的公司嗎?答案是,有,當兩者討論合并的時候。

本周,一個傳聞在科技圈流傳——美團和滴滴已經開始討論合并,有的消息甚至聲稱案子已經到了「談錢」的地步,更有美團員工在脈脈上匿名透露,稱「合并」已經「實錘」。

我國互聯網行業的特色之一,就是不會空穴來風,再陰謀論一點,你甚至會懷疑是不是兩家公司的其中一個在故意走漏風聲來「壓價」。從兩家公司的情況來看,同一場疫情,卻對兩家主攻線下的公司造成了截然不同的結果。美團發新財報,外賣收到疫情影響下行,結果股價走高,一舉成為中國第三家市值破千億美元的互聯網公司;因為疫情,滴滴線下打車業務受影響,柳青在接受采訪時卻透露滴滴的核心打車業務開始盈利。

讓王興和程維兩位曾經的「好基友」反目成仇的,恰恰也是造成了傳聞中「合并」的關鍵點,就是兩家重量級的「運力」公司,在吃透了自己的垂直領域后,向外擴張的必然。美團、餓了么開始送貨,而送貨的順豐則開始「送餐」。

一個是外賣巨頭,一個是出行霸主,同城運力公司必然的戰爭,或許會促成一個新的巨無霸的誕生。

當然,或許這件事會和之前很多傳聞一樣,最終被證明僅僅是傳聞,但是其背后的想象,無疑會讓很多人興奮不已。

北京:社區不再進行體溫檢測,湖北進京者不再隔離觀察 14 天

6 月 5 日,北京召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發布會,宣布從 6 月 6 日 0 時起,北京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二級響應下調為三級,解除湖北(含武漢)人員進京限制。湖北(含武漢)進京人員不再實行 14 天居家或集中觀察,武漢進京人員持核酸檢測陰性證明不再進行二次核酸檢測。

同時,北京將適時開放境內團隊旅游業務(中高風險地區除外),并按 50% 限流開放公園、旅游景區和體育健身場所、圖書館、博物館、美術館等室內場所,視情況動態調整限流比例。

消息發布后,各旅游平臺的機票、火車票搜索量立刻作出了響應。

去哪兒網數據顯示,消息發布后的半小時內,湖北出發至北京的機票、火車票搜索量瞬間上漲,其中武漢到北京機票搜索量較昨日同一時段增長 9 倍,武漢-北京火車票搜索量增長 8.2 倍。

同時,在社區疫情管理方面也調低了要求。社區繼續實行查證、驗碼、登記等措施,不再要求體溫檢測??爝f、外賣、家政、裝修、搬家、房屋中介等生活服務業人員以及其他外來人員,持北京健康寶「未見異?!範顟B登記后可進入小區。撤除社區(村)因疫情增設阻斷道路的物理隔離,適當開放小區卡口,加強小區物業企業值守。有序開放社區(村)室內外體育健身及文化娛樂場所。(來源:界面新聞)

“新基建”的自動駕駛紅利

兩年前的百度大會,當「狼廠」還 All in AI 的時候,創始人李彥宏曾經坐著旗下的阿波羅自動駕駛汽車在五環直播,有網友評論說可能百度拿到了特殊許可。其實,正相反,對于自動駕駛路測,北京相當寬容。

在「新基建」的東風下,自動駕駛再次再次找到了新的機會。百度、滴滴、文遠知行、阿里、華為等公司紛紛尋找自動駕駛路測的機會。而另一方面,為了「搶奪」資源,各大城市也有針對性的開放了路測標準,方便車隊進行試驗。

極客公園在《一篇文章告訴你,中國自動駕駛測試 19 個「熱區」都在哪兒?》中,為大家詳細分析了目前國內對自動駕駛最積極的城市:

不出意外,北京是中國自動駕駛的「路測圣地」。在《北京市自動駕駛車輛道路測試報告(2019 年)》當中提到,北京市自動駕駛道路測試的申請企業數、車輛數、路測里程均位居全國第一。首都在擁抱新技術落地方面,足夠稱得上開放二字。

當然,提到自動駕駛,除了北京以外,一般人們會想到的城市就是廣州。在這兩個分居南北的一線城市中,自動駕駛行業有著最多的擁簇。和北京每年發布自動駕駛道路測試報告的風格不太一樣的是,廣州的關鍵詞則是「運營」,Robotaxi 的試運營有不少都在這里。

不止大城市,一些二三線城市,反而會因為自動駕駛而完成「逆襲」:

一線城市或者大城市在發展自動駕駛上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,即人才。如果仔細梳理每一家公司的所在地,北京與廣州肯定數一數二,這也是為什么提到道路測試,人們首先會想到這兩個城市的原因。但三、四線城市,甚至一些縣城發展自動駕駛,也有其優勢所在——政策的開放。

責任編輯:Benico

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、網絡

最新文章

極客公園

用極客視角,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。

極客之選

新鮮、有趣的硬件產品,第一時間為你呈現。

頂樓

關注前沿科技,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。

2020幸运飞艇官方开奖网站